一叶深

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

© 一叶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我们在梦里大哭,在梦里大笑,凌晨四点钟惊醒,天亮后一切如旧。

原谅我不能用更新表示我还在。

让我死吧
刚刚下床吃了个饭,结果电脑异常关机
从十一点码到下午四点,都没了
没了
我明明保存了,只是没有同步
让我死吧

【楼诚 】末日AU 望京

(三 )

“你疯了!”

甫一进门,梁仲春就揪了明诚的衣领,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问道。他的面容变得狰狞,瞳孔开始泛白,乌青色顺着血管如同藤蔓一般疯狂的爬满面部,一瞬间他竟然不像是个人类了。

明诚在这种逼视下毫不畏惧,他冷静地说:“我以为你会迫不及待的想摆脱汪芙蕖。”

“所以这是你大张旗鼓的把他们带进来的理由吗?”梁仲春冷笑,乌青慢慢从脸上褪下去,他将手松开,拄着拐杖坐回办公桌后那张皮椅上。

“我来这里又不是一次两次了,何况,在院子里公然请他们出来的不正是你梁处长吗?”

“不要这么叫我。”梁仲春的下颌紧绷着,似乎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。乌青色从紧扣的衣领处冒了个头,又悄然缩了回去。...

啊,刚才路过了传说中的国家安全厅-浙江省的。现在停在浙江教育考试院对面-的公交车里。这栋楼外观真特么好看。

【楼诚 】末日AU 望京

(三)

明楼来时,周先生嘱咐过他到云南后潜伏为要,谋定而后动。

明楼明白。

他也不能更明白了。

“汪芙蕖”

这个名字如同跗骨之蛆般整日整夜地折磨着他,从十五年前那个雨夜开始,一直没有停过。

卫星图上的云南很正常,外围有零星的丧尸活动,更多是幸存者的痕迹,而在丽江、昆明等中心城市,有几个大规模的丧尸群,幸存者很少,一切都是惊变后该有的样子。

然而惊变后汪芙蕖最后的活动地便是云南,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云南是真的如表面那般平静。起初,军部忙于同丧尸争夺生存空间,无暇顾及汪芙蕖,眼睁睁看着他率领残部逃入云南。惊变两年后,军部终于在南京建立起了庞大的末日基地,并且开始有组织地反杀丧尸,渐渐将基...

他们住在树上,抬手就可以抓住太阳,脚下是整个热带雨林。


图片截取自纪录片《人类星球》

【日暮云州远】 原耽

卷一 独 5

“嘭!”一声重物坠地的巨响。

瑟缩在角落里的瘦小人影在这声巨响中抖了抖,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襟,那方劣质的布早已经被揉地不像样子了,混着灰尘与汗水纠结在一起,狼狈万分。

沉闷的响声还在继续,那是脚踢打在柔软人体上的独特音质。施暴的人没有出声,被施暴的人竟也是一声不吭地承受着,没有漏出一丝端倪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躲在墙角的人影被大力一把扯起来,又如先前那人一般被狠狠掼在地上。这是个瘦伶伶的男童,面黄肌瘦,脸颊两侧都瘦到凹陷下去,眼神呆滞,没有一丝神采,看着着实让人可怜。然而抓着他的那人显然并不这样想,他复又一把将男童从地上抓起来,蒲扇似的手掌在那瘦削的脸上扇了好几个来...

【楼诚 】末日AU 望京

(二)


明诚带着明楼与明台在这过分茂盛的雨林中兜兜转转,终于在一株大树下面停了下来,明台吃惊地张大嘴巴:

“不是吧?”

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棵大到夸张的古树,不知在此处盘踞了多久,长成一株霸王模样,遮天蔽日地,将大半个天空都挡住了。

“它几百岁了呀诚哥?”

“几百岁?”明诚嗤笑“几十年而已。”又在明台更吃惊的目光下,慢条斯理的挑起地上几个饶是明楼,也完全没有察觉到的小陷阱,慢悠悠说道:“这有什么,你方才走过的那些地方之前可是农大的植培基地来着。”

“不、不会吧?”

明台不可置信地嚷嚷着,冷不防被自家大哥一巴掌呼在脑后,他回头看到大哥的脸色,不甘的撇撇嘴,却终于不再说了。

明...

1 / 3